你多久没为互联网的创新感到骄傲?

欢迎关注“创事记”的微信订阅号:sinachuangshiji 

文/陈邓新

来源:略大参考(ID:hyzibenlun)

有时候,低头捡六便士的时间太久,就不愿意抬头看月亮了。

没有比一个鲜活的生命离世更能引发警醒了。

拼多多花名为“润肺”的1998年小姐姐的死亡,揭开了互联网大厂高压工作状态的现状:996、大小周、加班到凌晨、过劳肥直至过劳死。

然而,医学术语里没有一种死亡认定叫“加班致死”。媒体披露“润肺”的死亡过程是捂腹,晕厥倒地,近6个小时抢救无效后去世。这使互联网大厂的社畜们感到恐慌,超长时间的工作,于他们也是常态。

豆瓣上,某买菜应用员工自制过一款计时软件,统计过自己的工作时长,每周接近400小时——堪比特斯拉的创始人马斯克,只是他们的境遇截然不同,金钱回报、社会地位,甚至是办公环境。毕竟,顶着大厂光环的年轻人们,连如厕都不自由。

他们的网络留言也不自由,那些在社交平台上释放对工作压力的不满、恐惧、无助情绪的员工,还要注意留言的时候要匿名——据说公司会查手机。

更明显的不同在于,马斯克谈论的梦想是星辰和大海,持续对外输出火星梦。而互联网996的战场,越来越“接地气”。买菜,就在今年突然成为大厂刀戈相见的新战场。

3年前,互联网大厂还在讲要对“夫妻店”赋能,通过供应链和数据,帮助他们更了解附近用户喜欢什么产品,优化选品决策和进货服务。

如今,大厂们更乐意亲自下场。市场菜贩,一夜之间成为互联网买菜生意的颠覆对象。

然后,一切都变成了数据。

在它们眼中,买菜不再是市井生活的烟火气息,不再是某些家庭维系生活的谋生手段。聪明的互联网人为它添加了很多看起来高级的修饰词:平台生意、中国原创的商业模型——换名字式创新,成了这届大厂的新技能。

这些年,互联网大厂确实在商业模式方面创新频频。新提出一个业务想法,建立一套模型,然后用行动去证实或者证伪,这是大厂们一贯的做事逻辑。

买菜亦是如此。

它也确实是个好的商业模型,高频、高复购,低退货率。但问题在于,买菜大战没有任何壁垒,没有技术壁垒,没有资本壁垒,没有时间壁垒。这套模型,只能依靠员工超时工作的智力和体力投入,创造出高增长的业绩——所以,那位23岁的热爱音乐的姑娘,需要加班到凌晨1点,一周七天无休。

在为商业社会创造价值之前,互联网买菜生意先带来的,是破坏。

本质上,社区团购不是源自商业业态的优势,而是资本、企业组织力量的胜利。大厂们通过资本,补贴,吸引用户白嫖,将原有的商业业态快速破坏,甚至是摧毁。

这种快速推广业务的形式,也牺牲了市场的公平原则。

社会的基石是公平,是机会均等,而不是把所有机会,都聚集给资源最好的群体。

然而,大厂们得以快速铺展业务的资本弹药,来自资本市场,或是其他业务的输血,而不是出自买菜业务创新所产生的正向收益。它们不是用同业积累的商业优势去竞争,而是用异业积累的优势,跨业态对社区、市场的菜贩们进行围剿,也就是降维打击。

一方是手握重金、敢用“买40减40”的优惠力度吸引用户的互联网大厂,一方是靠卖一把菠菜赚2毛钱养家糊口的菜场小贩,这场战争的结局,没有任何悬念。

“润肺”不会是唯一为互联网买菜生意承担不幸的人,那些被颠覆的菜贩们同样陷入窘境。

也许有人会说,商业就是先进的淘汰落后的,小菜贩们不进步就会被淘汰。

但是,说这些话的人,有深刻思考过,是什么支撑大厂们所向披靡吗?

是资本,是人力资源优势,是企业组织效率。其中最重要的,还是资本,用户是被补贴,薅羊毛吸引而来的。

不过,在互联网大厂对外的话术体系中,“效率”为一切不公平提供了幌子。

社区团购可以汇总用户需求,再定时、定点集中释放。用户提交订单,在团购点进行提货。如果硬要谈效率,这个模型只是提升了用户的选择效率,先交钱,再提货,减去了中间的筛选环节。

但是它对行业的供应链效率提升能有多少?

它只是满足了大厂们想要继续保持增长的野心。

可惜了,这些组织能力强悍的大厂,缺少大梦想。它们的热情,应该更多放在基础研究和专利技术,而不是买菜的应用场景。

有时候,低头捡六便士的时间太久,就不愿意抬头看月亮了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